谦一一一、

你还要等多久,等一朵花盛开,等一个人回头。

黑花/林方/叶方/周翔/喻王/佩帕/炸贱/熊彭/瑞文/云梦双杰友情向/薛晓/清安/一药/胜出/轰百/原耽

【所有cp基本可逆,绝对不可拆】

【安利原耽、同人,请安利长篇1v1并且he的】

【林方】向阳

☆原著向

文/谦一耀尘



“ 失 望 攒 够了就放手,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

本周全明星的新秀挑战赛,百花战队新秀唐昊以势不可挡的实力打败了呼啸老将林敬言,并且直言:“以下克上。”

虽然后来被韩文清间接反驳:“小孩子想要改朝换代还嫩了点。”但这场挑战赛毫无意义将会成为林敬言职业选手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而关于林敬言的评论“荣耀第一流氓林敬言名不副实”也得到大多数粉丝的认可。

——————

林敬言接到霸图人事部打开的电话时,方锐就在边上。

因为林敬言手里摞了几本书在做笔记,腾不出手接,方锐就手点开林敬言放在桌上的手机,开了免提,头也不转地盯着屏幕上的电视剧。

《盛夏的初恋》,讲的是男主女主你爱我我不爱你后来我爱你了你又不爱我的又臭又长的情史,什么烂剧。方锐抱怨了好久,可还是一集不落地追了一年。林敬言也只有在他看剧的时间里才能放下电脑,坐在他边上看书。

其实两人的心思本就不在这上面,做什么都是一样的。

“林敬言先生您好,这里是霸图俱乐部,方便耽误您几分钟的时间吗?”

林敬言越过方锐的肩膀去够手机,方锐叉掉电视剧,有点烦躁又有点不耐烦的把键盘边上的食品袋子拿出去扔掉。

林敬言直觉方锐最近心情不太好。

不过也说不上直觉不直觉,方锐本来就是不屑于隐藏情绪的人,该开心就开心,不开心就不开心,他从不认为需要每时每刻都要对他人笑脸相迎。这本就是林敬言最欣赏他的一点,不过近几天却乎成了一种烦恼。

向来死皮赖脸逃集训的方锐最近私下里训练的时间越来越长,似乎在和谁较什么劲似的。每当林敬言问起什么,他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林敬言多多少少猜到一点原因,这种情绪大概是从唐昊在新秀挑战赛打败自己那会儿开始的。他有点惶惑,不知道该怎么改变这种情况,这种感觉就像养了好几年的猫突然闹起了别扭,有点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无力。

他从没有想到自己对方锐的影响那么深。

“……林先生?”

“嗯,您继续。”

林敬言将视线从方锐的背影上移开,食指尖无意识地在书上画圈。

说实话霸图这通电话来的正是时候,大概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他早也发现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距离职业生涯的尽头也越来越近,毕竟战队高层对他的态度也摆在那里,让他不重视都难。

虽说那些都可以成为林敬言退役的理由,但促使他这个想法更加坚定的人,是方锐。

方锐是他这几年来最亲近的搭档,两个人朝夕相处这么多年,说他感觉不到近期的形式就过分假了。只是方锐一厢情愿地将怒气发向了那次全明星,故意忘记老搭档日渐下滑的状态,这就很明显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

林敬言觉得方锐或许过于依赖自己了,他还年轻,可以说是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如果说没有遇到唐昊,战队一定非常希望方锐能够代替林敬言的位置。

可是方锐就是要赖着林敬言啊。一次战队经理想和方锐聊聊林敬言最近的状态什么的,看着言语架势都有点想让林敬言退役或让位的样子,和经理向来关系不错的方锐立刻沉下脸,表示马上要开始训练了,让经理不要来打扰。

然后阮永彬差点和他打起来。

“妈的方锐你醒醒吧!队长最后要去哪里我们管不着,战队需要新秀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你他妈像个婆娘似的唧唧歪歪有用吗?!”

将要推开训练室大门的林敬言将手缩了回去,缺席了这次训练,史无前例。

方锐还在训练完后急匆匆到处找他,找到的时候满身是汗,还装作没事一样笑嘻嘻的:“队长你在这里啊,该吃饭啦!”

林敬言抬头看向方锐,阳光从方锐的身后笼罩过来,映出他比光线还要晶亮的双眸。那一刻,林敬言脑袋里轰的一热,他抬起手想将对方揽在怀里——犹豫再三,终究没有那么做。

因为他是方锐,也只是因为他是方锐。

“走,去吃饭吧。”林敬言将头埋下去,也把这段他刚刚意识到的、无疾而终的感情埋在了心底。

不能再耽误他了,林敬言如是想。

原本以为自己只能以退役结束这段征途的林敬言并不否认他心动了,到霸图发挥余温吗?这听起来不错。 霸图不缺钱的同时也是他的老朋友们最多的地方。毕竟他们所或许敌对、或许并肩走过的赛季,贯穿了职业联盟的始终,也共同见证着职业联盟的起落兴衰。

洽谈结束后林敬言想了很多,将手机把玩再三最终还是划开了屏幕,指尖在锁屏的图上顿了一下,很快呼啸战队经理的电话通了。

“敬言有什么事?”

“经理,不知道霸图俱乐部有没有找过您?”

实际上林敬言这么一问实在有点多此一举,即使霸图俱乐部求贤若渴也必须按照正规流程来,况且也不存在那么可笑的事。经理显然要比该队员提早知道,估计两方也达成了什么协议,此时经理心情分外愉悦地调侃起林敬言:“怎么了我们的队长,这么快就找到新东家了?”

“是啊,想不到与呼啸的缘分,快到尽头了呢。”林敬言笑了笑,对于经理的话无动于衷,“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和大家说一下?”

说到底呼啸经理和林敬言共事了近十年,虽然两人平时垃圾话没少说,过个人对职业赛的价值取向也完全不同,但是两人深厚的情谊着实无法说离开就离开的。     

缘分要到尽头了吗——经理霎时间将和霸图谈合约时的爽度忘却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对面那个男人的歉意——林敬言对于呼啸战队来说,大抵就是顶梁柱那样的存在吧,梁柱坍塌后的呼啸,到底该怎么办?而去到霸图战队的林敬言,面对全新的环境又该何去何从?

“再待几天吧,至少先别和方锐说。”

林敬言颔首,坚持着保持微笑:“好。”

不对方锐说这种要求,林敬言能理解, 他甚至于想过——就不要道别了吧,悄悄走掉就好了,免得徒增悲伤。    

方锐那个人啊,哪里都好,就是对于认定的事情太过执着。他的脾气大家也都是了解的,经理也害怕他做出什么不可收场的事来,毕竟他依旧会是带领呼啸走下去的副队长,公关上的事情,林敬言也无权过问。

林敬言挂了电话,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走廊上,周末俱乐部的人相对少些,空荡荡的走廊只贯穿着几丝回笼风。他抬头望向大厅里呼啸的队徽,那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悉标志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竟然变得有些陌生。

林敬言站在那里看着,看了很久很久,他似乎想把这个队徽永远印在脑子里似的,眼神肃穆且专注,以至于直到他离开都没有发现……方锐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站了很久很久。

方锐一直在等他开口,或者说,在等自己有勇气向他开口。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那么固执,毕竟经理接霸图电话的时候自己就在边上。

林敬言走的那天晚上他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不想打游戏,不想睡觉也不想开灯,就这样安静地坐在窗台边。底下阑珊的灯火照亮了他的眼睛,来来往往的车流就像他生命中每一阵注定只是过客的风,转瞬消失不见。

阮永彬给他带了几瓶酒,两个人违背了队里的规定偷偷喝了点。

方锐酒量不好,才几口就没头没脑地说胡话:“你说他是不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啊……”

阮永彬也醉醺醺地回他:“得啦吧,你表现得这么明显,瞎子都看出来了。”

“那他为什么不说啊,他是不是讨厌我啊……”

阮永彬没声音了,因为他看见方锐把头埋在膝盖上,肩膀一抖一抖的。他叹了口气,把酒瓶捡起来,说:“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

方锐闷头应了一声。

阮永彬轻轻合上门,对着显示“通话中”的手机说了一句:“我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谢谢。”对方这样说。


TBC……?

最后还是发了一篇什么,毕竟我明天生日嘛【眼神暗示】


评论 ( 9 )
热度 ( 43 )

© 谦一一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