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锐-V

ANW 草稿投放号

-方锐-V

【为爱而来,何必取悦。】

别猜我有几个小号啦,这个就是

cn谦一、

头像的佩利@炽荼,
背景的林敬言@尖尖
[均已授权]

【方王】长生无劫

方士谦x王杰希(非原著向)



六月,便是仙庭里举办宴会的时日。

宴会主人乃夜君之女苏沐橙。夜君晚年得子,极为宠爱,不想世事难料,长子因渡劫失败而失去神识,只留得万岁不足的小女娃,更是珍惜到不行。

此次宴会的目的,正是为沐橙庆祝渡过长生劫而设。众神也是极面子,月初便成群结队地往山上飞,礼物更是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芜藓神君作为夜君老友,自然是来了。不过,此次前来还跟个小跟屁虫,正探头探脑地欣赏这夜山之景。

宴正酣,夜君便举着酒杯四处敬酒。夜君虽然是老神仙了,可依旧是白衣飘飘,潇洒无比的模样。他流目一转,便瞧见那芜藓神君的小跟屁虫了。

芜藓神君乃一方大神,掌管凡间万物生长兴衰,身边敬酒的人不在少数,那小跟屁虫便是无事可做,盘腿坐在古柏树下打盹。

一盏灯,在他头上摇摇晃晃。

“你叫什么名字?”夜君抚摸着胡子,举步向那少年走去。

少年一惊,连忙站起来,作揖道:“我…在下方士谦,见过夜君。”
“原来是神医上仙,失敬失敬。”夜君连忙回了个平辈之礼。

早闻微草神宫出了个少年天才,过百的年纪就成了上仙。夜君早些年听过他的名字,只是不想竟在此遇见。
那少年并未回应,一动不动地看向宴宾席。

夜君顺着方士谦的目光看去,歌舞升平中独坐着另一位少年,青衣纷飞,半垂的双眸中华光流转,却不曾看向他们,只缓缓地抚着把素琴。夜君侧耳一听,正是他最爱的《清宴调》,不由欣喜,快步向那少年走去。

方士谦愣了愣,想跟过去,却终住了步。

“你不是也挺喜欢这曲?”沙哑的嗓音传来,方士谦抬头,是芜藓神君林杰。见到师尊,方士谦微微放松了些,撇嘴道:“哪有男人弹这个曲子的?”

林杰若有所思地笑笑:“他倒是个极有天赋的孩子,不知可愿来微草神宫听学呢?”

“什么?!”方士谦惊道,“听学、听学……他不过是个弹琴的罢了!”

林杰摸了摸方士谦的脑袋:“别胡说。王杰希可是新晋的上仙。”

“王杰希?啧,他弹错了一个音……”方士谦说着,又向那方向看去,正好撞进一双深邃的双眸,仿佛一泓幽绿的梅谭。只一眼,便再也移不开了。



//

天界都说微草神宫最近是走了运,短短百年收了两位少年上仙,一位还是那妙手回春的神医。

只是这两位少年上仙多少有点不太对盘。

比如两人偶尔在学堂里坐个邻座,硬是要在学听到一半就把桌子打了掀起来;比如两个人外出游学时,方圆几里的神宫都能听见两人互相争执的声音;再比如有个上仙开个宴会,两人非要把人家院子里整得鸡犬不宁满院狼藉才停手。有次甚至把兴欣神宫的烟草房给点燃了,害得林杰去请龙王来灭火等等不提。

多半是方士谦忍不住去撩拨王杰希,王杰希随口接上一句,把方士谦气的半死。偏偏方士谦是个颜控,看着王杰希的脸有点下不去手,王杰希倒是没有这种坏毛病,又仗着对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护人员”,反手就是一掌。得,又打起来了。

两个人这种无聊的习惯持续了百年之久。

此时,某位神医大人正挂在中草堂前的巨树上,半截衣角被枝条扯住,随着风一晃一晃摇得厉害。

树下立着位负着琴的少年,微微仰头,神情严肃:“前辈,如果你下次再弄坏我的琴,便不止是挂在树上这么简单了。”

不就一把破琴吗,弹得又不怎么样。方士谦气结,看着对方的脸,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了,只能在心里轻叹:这世间长得俏些的人怎么思想都有点病?

正寻思着,却见那少年举步走了,忙大叫:“啊啊啊王杰希你这个死大小眼快点放我下来!”

王杰希脚步一顿,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碰巧,蓝雨神宫的学监黄少天正要去中草堂找王杰希,碰巧路过了那棵树,碰巧看见了晒在上面的方士谦,于是碰巧地……把这件事传遍了各个神宫。

方士谦一个多月没脸见他那些狐朋狗友,连王杰希几番来道歉也不见。

待他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出门,却被告知王杰希被叫去夜君那里游学了。

神宫的游学,百年为一轮。方士谦一共去过三次,每次都是和王杰希一起去的。这一次王杰希独自去,有两点原因,一是王杰希离开那会儿方士谦在闹别扭,没听到消息,二是王杰希作为芜藓神君的继承者,自然是要比别人多学点东西的。

方士谦理解,只是有点不太习惯而已。

方士谦入微草神宫听学没比王杰希早多少,一直没什么朋友,这几百年来又只和王杰希混在一起。他一走,方士谦又是孤身一人了。

忙起来还好,空闲的时间倒有些孤独。

也有的时候,方士谦一个人坐在巨树下头,会有点想念那个“长得不赖,就是眼睛不太对称,又泼辣又毒舌”的小上仙来。

方士谦这么磨磨蹭蹭等了王杰希百年,转眼之间便到了自己该历劫的时候。

他最后再出去转转,又一次路过兴欣神宫,那个本该被烧坍塌的烟草房已经重新修好了,方士谦有点惊喜地指着房子:“哎,王杰希你看……”猛回头,才想起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已经外出几百年了。

悬在空中的手犹豫再三还是放了下来,一口叹气消散在风中:“死大小眼,怎么还不回来啊——”

“回来了啊。”猝不及防的一声,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响起。

方士谦回头,见到了许久未见的负琴少年,许是时间的缘故,即使成了仙也无法阻拦成长。那少年终于褪去了些稚气,将高高挽起的发髻放了下来,额上绑着条淡绿色的扶额——那是成为学监的标志。

方士谦眼底漾起浅浅笑意,主动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王杰希抿下唇:“那日的事,对不起。”

这句话说得有些没头没尾,但方士谦懂了。不待他回答,王杰希又说:“为表歉意,我可以答应前辈任何要求。”

方士谦挠了挠头:“过了这么久了,我…早就忘了。”

“可我没忘,”王杰希坚持,“所以以后,只要前辈的要求,我一定答应。”

“不如……给我弹一曲《清宴调》如何?”

王杰希点点头,一撩衣摆,就地盘腿坐下,修长的指节缓缓拂过琴弦,峥峥妙音倾泻而出。完全不同于初见时的柔曲缠绵,这琴音只夹杂着几份消融于心中难以言喻的感情来。

方士谦懂琴,更懂王杰希的琴。

他索性表达出来:“其实我还挺想你的。”

王杰希抬头,两人视线对上,轻轻一笑,少年时所有稚嫩的争执都在这笑容中灰飞烟灭了。

“我可没想你,只是回来看看你死没死而已。”





//

坊间曾有传言,若想千年回溯,流光不渡,必定要渡长生劫。然成者,飞升为神;败者,灰飞烟灭。

每位上仙可渡此劫的时间不同,王杰希是早就渡过了,自知此劫之困苦,想来是特意回来送送方士谦的。

这个死大小眼,傲娇得很,明明关心你,又要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来气你。方士谦心里有点小小的喜悦与得意。

有个想法在心头千回百转,几欲脱口而出。

“喂!王杰希……”

王杰希应声抬头。再次撞进墨绿点染的温柔双眸,方士谦一时语塞,“那什么……”

“什么?”

“诶,那个……如果我平安回来了,我有话想问你。”方士谦的脸有点发烫。

王杰希盯着方士谦看了许久,久到方士谦以为他不会回答了,正想转移话题,王杰希突然笑了:“我等你回来。”

风起,古树上的叶子纷纷扬扬落下,盖在树下少年郎的肩头。这遥遥无期的誓言,也随着风声卷入无边的狂野之中去了。






//
如今,王杰希已经在这个小镇上住了一千多年。

一千多年前,正是方士谦渡长生劫的日子。莫话长,想当年夜君之女渡这劫,也生生渡九百八十四年,连古柏上的火凰灯也亮了两次,才迎回了她。

一千年,也不算长。

王杰希渐渐适应了凡间的生活。他收留了两个孩子,分别唤名为高英杰和乔一帆。两人仙根未觉醒,不过乖倒是挺乖的。

王杰希本是个怕麻烦的人,只是他刚下凡时路过一棵巨树,像极了微草神宫前的那棵。树下站着两个小小的少年,神情柔和,衣袂纷飞,像极他和他。

心念一动,便收了下来。

若他回来,会喜欢的。

若他暂时不打算回来,王杰希也不急。

至少不比微草神宫的人急。

就说那神宫护神刘小别,天天送信催王杰希回去,什么袁柏清失踪啦,什么许斌渡劫失败啦,什么黄少天嫁人啦……反正把所有能用的借口全用了一遍,然而王杰希只悠悠回他四个字儿:“甚好,勿念。”

他过得也确实清闲。

自从林杰将神君之位传给他之后,第一次这么快活。他已经是老神了,眼见宫里的神仙一个个离开、归来、死亡、新晋。主神总比小神的运气好那么一点,故而活得也会久那么一点,有些过了长生劫的,也可能不死不灭。王杰希属于后者,虽然,他有那么一点点想——也就只有一点点想——回到过去。

回到他在微草神宫里听学的日子;回到他可以天天看见老师的日子;回到他弹琴,方士谦吐槽的日子。

也只是想想而已。

“先生——该睡觉啦。”高英杰掌着油灯,立在门槛外,乔一帆轻轻把琴放在桌上。

“嗯。”王杰希微微一笑,将书合上。随着少年脚步声渐远,火光一点点泯灭,重新归结于漆黑一片。

他拂袖坐在窗边,仰望天界,却只能望得见那棵古柏上的火凰灯,忽明忽暗。

悠扬的琴音中,是谁在那里说书——似黑暗中闪烁的一点明光——“神仙呐,若是过千年未劫数未过,便会元神粉碎,灰飞烟灭……”

  END
——————————————————————
渣文笔,感谢食用♡

评论(1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