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锐-V

ANW 草稿投放号

-方锐-V

【为爱而来,何必取悦。】

别猜我有几个小号啦,这个就是

cn谦一、

头像的佩利@炽荼,
背景的林敬言@尖尖
[均已授权]

一帆生日快乐!
以后也要更加勇敢!

雷狮海盗团的晚安

记脑洞
#雷狮海盗团睡觉前

#日常安哥混入


1-
安迷修: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已经是睡觉时间啦。
今夜请让我守护在一个人身边,让他安心地……

雷狮:
安迷修,给你三秒钟滚过来睡觉。



2-
佩利:
老子要睡觉了,小老鼠们晚安――万分想念我家的小矮子啊。
嗯?
对,是叫帕洛斯来着。

帕洛斯:
我去睡了?佩利要也睡了……
好啦,我在我在,狗狗乖,晚安好梦。



3-
匿名:
大哥,晚安。

【全职/伪全员】七夕补档/论七夕表白成功率是多少

【我喜欢你呀。】
☆被误删了补发一下
☆伪全员
☆最后黄少天小迷妹们的福利
☆cp略多……导致黄少天的tag居然打不下了……





【cp全未确定情侣关系】

//

叶修:我喜欢你。

许博远:[脸红]啊?

叶修:就是喜欢,喜欢懂吗?“想要你”知道吗?

许博远:[持续脸红]

叶修:啧,不说就当你默认了啊。靠过来点……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叶修、许博远已掉线。】

//

喻文州:杰希,我……

王杰希: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喻文州:[惊讶]那你……

王杰希:放弃吧。

喻文州:[失落]为什么?

王杰希:[一脸严肃]这个boss你们没希望的,说什么也不会让给你们。

喻文州:(导演我可不可以爆粗)

【--不可以(ˊ˘ˋ*)♡】

//

周泽楷:[深呼吸]我,喜欢你。

孙翔:我知道啊。

周泽楷:你……

孙翔:当然了,像你翔哥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好男人上哪里找去?如果有人不喜欢我那是他眼~拙~

周泽楷:不是那个,喜欢。

孙翔:???

【完全没有get到呢。】

//

李轩:阿策,我喜欢你。

吴羽策:嗯。

李轩:我们……能交往吗?

吴羽策:嗯。

李轩:[非常开心]

吴羽策:我上你下。

李轩:不不不,还是我上你下吧。

吴羽策:我上你下。

李轩:那个……阿策……我听说上面的人……挺累的,所以还是我来吧。

吴羽策:没关系,我怕你累。

李轩:…………

【分工困难户(划)】

//

孙哲平:乐乐,我喜欢你。

张佳乐:那我们交往吧。

孙哲平:好。

【等等,怎么这么草率?!】

//

韩文清:张新杰,我喜欢你。

张新杰:好的。

韩文清:(好的……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张新杰:[推眼镜]为了稳定队伍的发挥,我们的事暂时不能和队员说。

韩文清:我们什么事?

张新杰:交往。

【韩文清还没反应过来。】

//

包容兴:小弟,大哥喜欢你!

罗辑:你又玩什么新花样?

包荣兴:花样啊?

罗辑:???

包荣兴:来来来,为了表示我的心意,我给你唱首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罗辑:(你果然是来玩我的)

【大概荣耀女神都救不了包子。】

//

楚云秀:我喜欢你。

苏沐橙:好巧啊,我也是。

楚云秀:[惊喜]那……

苏沐橙:那以后我们一起看电视剧吧?

楚云秀:好啊。

【《我的野蛮女友》?不存在的。】

//

肖时钦:小戴,我喜欢你。

戴妍琦:[略感失落]队长……

肖时钦:怎么了?

戴妍琦:我们要是在一起了,我就不好意思出你的本子了。

肖时钦:…………这种时候能不能别提本子。

【那……祝幸福(。・ˇ_ˇ・。:)】

//

林敬言:锐锐,我……

方锐:老林你能不能别叫我锐锐,听起来特别娘气。

林敬言:[感觉重点不对但还是顺着]我觉得挺好听的呀。

方锐:[瞪眼]不好听不好听!

林敬言:[无奈]好吧,那我叫你什么?

方锐:叫我方哥!

林敬言:嗯,方哥。

方锐:然后你想说什么?我没听清。

林敬言:…………

方锐:我也有话要说,还是我先说吧。

林敬言:好。

方锐:老林,我喜欢你。

林敬言:!!

方锐:[慌张]好了我说完了,你要说什么就快点说,不说我先走了。

林敬言:[叹气]傻瓜。

方锐:哈?!你骂我干什么?

林敬言:因为你抢我台词了呀。

【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

黄少天:我喜欢你。
对,就是你,看着我,我就说一次啊。希望是我第一次说也是最后一次说。
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呀,真的,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哦。在我的生命中,第一个喜欢的人就是你,不知道会喜欢多久,但会一直一直尽我所能的喜欢你。我从来没有想过暗恋你,没有想过要祝福你和随便一个谁,我只想把你的一切都捧在手里,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一起去看大海,想和你一起去看极光,想和你一起去大草原,想和你走遍山山水水,把我的爱全部融于你的生命中去。

【喂,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呢?】




——————————————————————
跟风瞎写写

祝大家七夕快乐~
另外黄少天说的那段话,希望不要在除了这篇文章以外的地方看见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转载什么的私聊吧,你懂的~

食用愉快♡

08/28【8/29重发】

大家七夕快乐~

指绘,电感笔断了所以只能用手指,抖啊抖~~

大小有点没调好,见谅见谅23333

那么祝大家虐狗节快乐、开学快乐、赶作业快乐、工作快乐(* ̄3 ̄)╭♡

【方王】长生无劫

方士谦x王杰希(非原著向)



六月,便是仙庭里举办宴会的时日。

宴会主人乃夜君之女苏沐橙。夜君晚年得子,极为宠爱,不想世事难料,长子因渡劫失败而失去神识,只留得万岁不足的小女娃,更是珍惜到不行。

此次宴会的目的,正是为沐橙庆祝渡过长生劫而设。众神也是极面子,月初便成群结队地往山上飞,礼物更是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芜藓神君作为夜君老友,自然是来了。不过,此次前来还跟个小跟屁虫,正探头探脑地欣赏这夜山之景。

宴正酣,夜君便举着酒杯四处敬酒。夜君虽然是老神仙了,可依旧是白衣飘飘,潇洒无比的模样。他流目一转,便瞧见那芜藓神君的小跟屁虫了。

芜藓神君乃一方大神,掌管凡间万物生长兴衰,身边敬酒的人不在少数,那小跟屁虫便是无事可做,盘腿坐在古柏树下打盹。

一盏灯,在他头上摇摇晃晃。

“你叫什么名字?”夜君抚摸着胡子,举步向那少年走去。

少年一惊,连忙站起来,作揖道:“我…在下方士谦,见过夜君。”
“原来是神医上仙,失敬失敬。”夜君连忙回了个平辈之礼。

早闻微草神宫出了个少年天才,过百的年纪就成了上仙。夜君早些年听过他的名字,只是不想竟在此遇见。
那少年并未回应,一动不动地看向宴宾席。

夜君顺着方士谦的目光看去,歌舞升平中独坐着另一位少年,青衣纷飞,半垂的双眸中华光流转,却不曾看向他们,只缓缓地抚着把素琴。夜君侧耳一听,正是他最爱的《清宴调》,不由欣喜,快步向那少年走去。

方士谦愣了愣,想跟过去,却终住了步。

“你不是也挺喜欢这曲?”沙哑的嗓音传来,方士谦抬头,是芜藓神君林杰。见到师尊,方士谦微微放松了些,撇嘴道:“哪有男人弹这个曲子的?”

林杰若有所思地笑笑:“他倒是个极有天赋的孩子,不知可愿来微草神宫听学呢?”

“什么?!”方士谦惊道,“听学、听学……他不过是个弹琴的罢了!”

林杰摸了摸方士谦的脑袋:“别胡说。王杰希可是新晋的上仙。”

“王杰希?啧,他弹错了一个音……”方士谦说着,又向那方向看去,正好撞进一双深邃的双眸,仿佛一泓幽绿的梅谭。只一眼,便再也移不开了。



//

天界都说微草神宫最近是走了运,短短百年收了两位少年上仙,一位还是那妙手回春的神医。

只是这两位少年上仙多少有点不太对盘。

比如两人偶尔在学堂里坐个邻座,硬是要在学听到一半就把桌子打了掀起来;比如两个人外出游学时,方圆几里的神宫都能听见两人互相争执的声音;再比如有个上仙开个宴会,两人非要把人家院子里整得鸡犬不宁满院狼藉才停手。有次甚至把兴欣神宫的烟草房给点燃了,害得林杰去请龙王来灭火等等不提。

多半是方士谦忍不住去撩拨王杰希,王杰希随口接上一句,把方士谦气的半死。偏偏方士谦是个颜控,看着王杰希的脸有点下不去手,王杰希倒是没有这种坏毛病,又仗着对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护人员”,反手就是一掌。得,又打起来了。

两个人这种无聊的习惯持续了百年之久。

此时,某位神医大人正挂在中草堂前的巨树上,半截衣角被枝条扯住,随着风一晃一晃摇得厉害。

树下立着位负着琴的少年,微微仰头,神情严肃:“前辈,如果你下次再弄坏我的琴,便不止是挂在树上这么简单了。”

不就一把破琴吗,弹得又不怎么样。方士谦气结,看着对方的脸,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了,只能在心里轻叹:这世间长得俏些的人怎么思想都有点病?

正寻思着,却见那少年举步走了,忙大叫:“啊啊啊王杰希你这个死大小眼快点放我下来!”

王杰希脚步一顿,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碰巧,蓝雨神宫的学监黄少天正要去中草堂找王杰希,碰巧路过了那棵树,碰巧看见了晒在上面的方士谦,于是碰巧地……把这件事传遍了各个神宫。

方士谦一个多月没脸见他那些狐朋狗友,连王杰希几番来道歉也不见。

待他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出门,却被告知王杰希被叫去夜君那里游学了。

神宫的游学,百年为一轮。方士谦一共去过三次,每次都是和王杰希一起去的。这一次王杰希独自去,有两点原因,一是王杰希离开那会儿方士谦在闹别扭,没听到消息,二是王杰希作为芜藓神君的继承者,自然是要比别人多学点东西的。

方士谦理解,只是有点不太习惯而已。

方士谦入微草神宫听学没比王杰希早多少,一直没什么朋友,这几百年来又只和王杰希混在一起。他一走,方士谦又是孤身一人了。

忙起来还好,空闲的时间倒有些孤独。

也有的时候,方士谦一个人坐在巨树下头,会有点想念那个“长得不赖,就是眼睛不太对称,又泼辣又毒舌”的小上仙来。

方士谦这么磨磨蹭蹭等了王杰希百年,转眼之间便到了自己该历劫的时候。

他最后再出去转转,又一次路过兴欣神宫,那个本该被烧坍塌的烟草房已经重新修好了,方士谦有点惊喜地指着房子:“哎,王杰希你看……”猛回头,才想起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已经外出几百年了。

悬在空中的手犹豫再三还是放了下来,一口叹气消散在风中:“死大小眼,怎么还不回来啊——”

“回来了啊。”猝不及防的一声,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响起。

方士谦回头,见到了许久未见的负琴少年,许是时间的缘故,即使成了仙也无法阻拦成长。那少年终于褪去了些稚气,将高高挽起的发髻放了下来,额上绑着条淡绿色的扶额——那是成为学监的标志。

方士谦眼底漾起浅浅笑意,主动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王杰希抿下唇:“那日的事,对不起。”

这句话说得有些没头没尾,但方士谦懂了。不待他回答,王杰希又说:“为表歉意,我可以答应前辈任何要求。”

方士谦挠了挠头:“过了这么久了,我…早就忘了。”

“可我没忘,”王杰希坚持,“所以以后,只要前辈的要求,我一定答应。”

“不如……给我弹一曲《清宴调》如何?”

王杰希点点头,一撩衣摆,就地盘腿坐下,修长的指节缓缓拂过琴弦,峥峥妙音倾泻而出。完全不同于初见时的柔曲缠绵,这琴音只夹杂着几份消融于心中难以言喻的感情来。

方士谦懂琴,更懂王杰希的琴。

他索性表达出来:“其实我还挺想你的。”

王杰希抬头,两人视线对上,轻轻一笑,少年时所有稚嫩的争执都在这笑容中灰飞烟灭了。

“我可没想你,只是回来看看你死没死而已。”





//

坊间曾有传言,若想千年回溯,流光不渡,必定要渡长生劫。然成者,飞升为神;败者,灰飞烟灭。

每位上仙可渡此劫的时间不同,王杰希是早就渡过了,自知此劫之困苦,想来是特意回来送送方士谦的。

这个死大小眼,傲娇得很,明明关心你,又要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来气你。方士谦心里有点小小的喜悦与得意。

有个想法在心头千回百转,几欲脱口而出。

“喂!王杰希……”

王杰希应声抬头。再次撞进墨绿点染的温柔双眸,方士谦一时语塞,“那什么……”

“什么?”

“诶,那个……如果我平安回来了,我有话想问你。”方士谦的脸有点发烫。

王杰希盯着方士谦看了许久,久到方士谦以为他不会回答了,正想转移话题,王杰希突然笑了:“我等你回来。”

风起,古树上的叶子纷纷扬扬落下,盖在树下少年郎的肩头。这遥遥无期的誓言,也随着风声卷入无边的狂野之中去了。






//
如今,王杰希已经在这个小镇上住了一千多年。

一千多年前,正是方士谦渡长生劫的日子。莫话长,想当年夜君之女渡这劫,也生生渡九百八十四年,连古柏上的火凰灯也亮了两次,才迎回了她。

一千年,也不算长。

王杰希渐渐适应了凡间的生活。他收留了两个孩子,分别唤名为高英杰和乔一帆。两人仙根未觉醒,不过乖倒是挺乖的。

王杰希本是个怕麻烦的人,只是他刚下凡时路过一棵巨树,像极了微草神宫前的那棵。树下站着两个小小的少年,神情柔和,衣袂纷飞,像极他和他。

心念一动,便收了下来。

若他回来,会喜欢的。

若他暂时不打算回来,王杰希也不急。

至少不比微草神宫的人急。

就说那神宫护神刘小别,天天送信催王杰希回去,什么袁柏清失踪啦,什么许斌渡劫失败啦,什么黄少天嫁人啦……反正把所有能用的借口全用了一遍,然而王杰希只悠悠回他四个字儿:“甚好,勿念。”

他过得也确实清闲。

自从林杰将神君之位传给他之后,第一次这么快活。他已经是老神了,眼见宫里的神仙一个个离开、归来、死亡、新晋。主神总比小神的运气好那么一点,故而活得也会久那么一点,有些过了长生劫的,也可能不死不灭。王杰希属于后者,虽然,他有那么一点点想——也就只有一点点想——回到过去。

回到他在微草神宫里听学的日子;回到他可以天天看见老师的日子;回到他弹琴,方士谦吐槽的日子。

也只是想想而已。

“先生——该睡觉啦。”高英杰掌着油灯,立在门槛外,乔一帆轻轻把琴放在桌上。

“嗯。”王杰希微微一笑,将书合上。随着少年脚步声渐远,火光一点点泯灭,重新归结于漆黑一片。

他拂袖坐在窗边,仰望天界,却只能望得见那棵古柏上的火凰灯,忽明忽暗。

悠扬的琴音中,是谁在那里说书——似黑暗中闪烁的一点明光——“神仙呐,若是过千年未劫数未过,便会元神粉碎,灰飞烟灭……”

  END
——————————————————————
渣文笔,感谢食用♡

他们是最好的!
日常吹哥嫂!
哥哥生日快乐!

【林方】演技不一流(2)

*娱圈文,1v1,he

*如果有其他cp会发预警

*欢迎食用
——————
前情提要:

方锐脱口而出:“不可能!真人怎么会比照片帅!”


————————————————————
林敬言笑晏晏地附和:“确实有点后期处理,毕竟我是演员嘛,外表总归是挺重要的。”

方锐毫无心理障碍地接受了这个解释。

“今天中午我想请大家吃个午饭,不知道方天王能不能赏脸来呢?”

方锐指指自己:“你认识我?”

“可以说是久仰大名了。”

方锐坐在椅子上,林敬言为了配合他的高度,特意把腰弯下来,呼出的气体炙热滚烫,将方锐垂下来的一缕发丝震得微微发颤。

“我的粉丝?”方锐眼睛一亮。

“对。”

“要签名吗?”

宋晓在边上简直听不下去了,方锐今天怎么就这么和签名过不去呢?他向方锐示意了一下就逃出去帮导演组布置现场,简直丢脸啊……

“好啊,”林敬言道,他把风衣扣子解开,指了指里面的白色衬衫,“签衣服上可以吗?”

片场里人都在忙,这个角落里只有他们两个,助理基本上也都被拉过去帮忙了,自然没有人提醒林影帝这种请求有多么…奇怪。而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方锐也不会意识到——

真的就这么傻啦吧唧的签了,还签在林敬言的衬衫胸口位置。

林敬言笑得愉悦,方锐也笑得愉悦。

“那方天王先忙,我先走了。”

“哎等等!”方锐拽着林敬言的衣袖,“你既然是演员,那你有没有演过戏什么的……额,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什么作品?如果有的话我可以帮你红的!”

林敬言看着语无伦次的方锐,神情微妙。

“怎么说呢……有个不情之请哈……这是我第一次演戏,你能不能教教我?”

“当然可以,能为偶像做点什么也是我的荣幸。”整天日理万机的影帝先生答,“中午吃饭偶像也要来哦。”

“当然当然。”方锐满口答应,继而继续低头背台词了。

以至于他都没有注意到林敬言走到场地中间时,制作组对他的热烈欢迎,这昭示着林敬言在娱乐圈的地位之高——当然本身就只有方锐一个人把他当做18线小演员。




///

“哎,方哥方哥,刚刚叶修打电话过来,让你去公司一趟。”宋晓气喘吁吁。

方锐顺着椅子缓缓躺下去:“他又干嘛?”

“说是顾小姐闹到公司来了。”

“我去!”方锐从椅子上弹起来,“快快快帮我把车挪过来!”

人群中心的林敬言只扫到他的背影。他转过身问冯导:“导演,开机仪式什么时候开始,怎么方锐先走了?”

冯宪君挥挥手把围观的人赶走:“他啊,好像出了点事儿,老叶帮他请过假了。哎,不碍事儿,本来就是他缠着要过来玩的,小孩子嘛,三分钟热度。”

林敬言好笑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你不懂他,他还是蛮认真的。”

“你说什么?”冯导没听清。

“唔,”林敬言向刚走进来的楚云秀点点头,算作打招呼,“方锐他请到什么时候?”

冯宪君也向楚云秀挥了挥手,在收到对方回应后转过身去翻台本,听到问题他抬起了头:“不知道啊,大概下午会来吧,来了也没他什么事儿啊。怎么,你们认识?”

“我是他粉丝啊。”林敬言笑道。

冯宪君以为他在说笑,就没有再和他继续这个话题了,让林敬言去和楚云秀联络感情。

林敬言皱着眉掏出手机,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方锐的电话,想了想又把手机收了起来。

不急。

该抓住的,他一定不会再放手了。






TBC

——————————————————————
最近有点胃疼,一直在医院里来回折腾,慢慢更。

顺路祝陈总生日快乐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079434
安利一下林方短视频《坏童话(上)》,纯文字视频。

食用愉快♡




08/08

【林方】演技不一流(1)

*娱圈文,1v1,he

*有其他cp会发预警

*欢迎食用

“方锐老爷,能不能起床了啊?!”宋晓气急败坏地把剧本砸到床上,“看看几点了?!还想让全剧组的人开机第一天就知道你喜欢耍大牌啊?”

床上的人睁开眼,迷瞪瞪地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才缓缓说:“小宋子,去把朕的龙袍拿过来。”

“……哪套?”

“龙袍不是只有一套吗?”

“不要告诉我是那套黄色的西装。”宋晓面无表情。

“Bingo!答对了!”

“不行,除非你想把你的粉丝吓死。”

方锐沉默了一会儿,不紧不慢地开口:“那岂不是这个世界上一大半的人都死了?”

“……”

宋晓拒绝这么没有营养的对话。正巧,方锐电话响了。

“去帮朕接一下。”

宋晓一看屏幕,“大魔头”?这谁?他拿起电话喂了一声,对方呵呵一笑,把宋晓笑地抖了抖:“小宋啊,方锐那小子还没起来呢?”

“是,是啊叶哥……”宋晓突然接收到方锐的视线,连忙改口,“啊不…那个方锐他早就起来了,刚刚晨跑完呢真是神清气爽哈哈哈……”

“哦?这么好啊?”

“对,对”

“那你告诉他,请他现在立刻神、清、气、爽地到公司来,给他二十分钟,到不了今年奖金就别要了。”

方锐看见宋晓的神情觉得有点不妙,连忙抢过电话:“老叶啊,二十分钟也太紧张了吧?”

“那就十分钟吧。”

“诶别!我马上就下楼!”

“期待看见你神、清、气、爽、的样子。”

方锐挂了电话,非常幽怨的看了宋晓一眼,眼神中写满了“就你话多”的不满。

宋晓:……你赖床怪我喽?

“去给朕买点早饭吧。”

“…好。”



///

宋晓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该换一份工作,伺候这个方锐同志吧,虽然工资是高点,但是很费脑子啊,今天早上他起码提醒了三遍放弃那件“龙袍”,可方锐根本没听。

这件事直接导致的结果是——方锐现在被各路大神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姿势带着不同的目的围观——连带着他一起。

宋晓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想换工作。

而被围观的主角此时正专心致志的躺在太师椅上研究剧本,脚翘得比天还高。

“你看看吧,熟悉一下。”宋晓突然想起叶修交给他的一堆破事儿,先把平板递给方锐,让他提前认识剧组的人,免得尴尬。

方锐看了一眼,气势汹汹地瞪他:“你哄小孩呢?!这个有必要看嘛,看看人的衣着打扮言行举止不就可以猜出来了吗?”

“……”别人说这话宋晓可能会信,不过方锐真的是非常的……与众不同。

“哟,这位就是方锐吧?”两人转头,一位穿着休闲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宋晓张口要说话,方锐比了个闭嘴的姿势,低声说:“放心,我猜出她是谁了。”

这么厉害啊?宋晓愣了一下,没跟上去。

于是他听见方锐大声对那女生说:“你是粉丝对吧?签名签哪里?”

周围人惊悚了。宋晓庆幸自己的饭碗终于保不住了。

“陈总……”女生身边的人小心翼翼地叫了声。

方锐背上一凉。

女生眨眨眼,笑了:“我确实是你的粉丝,只不过今天来不是向你要签名的。”

方锐丝毫不尴尬,厚着脸皮笑道:“哪里哪里,陈总说笑了。陈总累吗?这边有张椅子。”

陈果摇摇头,手搭在他的肩上把他按了坐下:“你们艺人更累,等一下拍摄挺辛苦的。”

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两人身上,方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有点无所适从。

“那么我先去导演那里了,期待你的表现。”陈果弯下腰握了握方锐的手,方锐手上一层汗,“别紧张,相信方天王的实力。”

……我这哪是紧张啊,我这是被吓的!

“不过穿衣的风格有点独特呢。”陈果来来回回扫了几眼方锐的黄色西装,实在没忍住。

宋晓:嘤嘤嘤

方锐:“……陈总英明。”

陈果终于走了,那些或许嘲讽或许好奇的眼神也移开了,方锐窜到宋晓身边,松了口气,却对上宋晓委屈的眼神。

方锐二话不说掏出自己的墨镜戴上。

宋晓碎碎念:“辞职无望了辞职无望了,心好累,好苦,好痛……”

“听老叶说这部剧拍完了我们都有奖金。”方锐摸摸下巴。

“真哒?!”

方锐嗯了一声,“所以你再这么烦我把你炒了哟。”

万恶的封建余孽!宋晓咬牙:“怎么会呢方老爷,能当您的助理是我的荣幸。”

方锐仿佛没听见他话里的讽刺,笑道:“知道就好。”

“……”

“心里还累,还苦,还痛吗?”

宋晓面无表情:“不,我很快乐。”

方锐颇为满意,继续翘着二郎腿研究台词去了。

今天上午主要是走个开机仪式,大概会是这几个月最轻松的时刻了,方锐迟到了也没人说,大家好像在等其他人。

一般明星大牌都会故意晚一点来,以显示自己的咖位。然而这件事在方锐身上真的是特别没用,圈里只要是个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能让方锐迟到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又赖床了。

“喂喂,方锐,趁着人还没齐你还是看看介绍吧?”

“拿来。”方锐出了糗,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

他难得严肃,乖乖的看平板,比看台词还认真。

“这人谁?”方锐翻到一页,上面只有一张照片,其他的简介一概没有。仔细看吧,这个人还蛮帅的,只比他丑一点点。

“……大佬,”宋晓无语,“虽说可能是制作组失误,但是你怎么会连他都不认识啊?你平时看不看热搜啊?”

“不看啊,一般就搜一下我自己的微博和贴吧,其他人关我什么事。”方锐理直气壮。

“……他就是……”

“我叫林敬言,你们好。”

两人齐齐转头,一位身着棕色长款风衣的男人走了过来,微笑着点头示意:“你们说的那张照片,应该就是我。”

宋晓猛的反应过来:“林影帝!”他用手肘推了推方锐,让他也打个招呼。

然而方锐完全愣住了,在被撞了一下后脱口而出:“不可能!真人怎么会比照片帅!”

TBC

————————————————————————
*小剧场

宋晓:“这次丢脸丢大发了。我要!换!工!作!”

叶修:“是吗?”

宋晓一抖:“没有的事,我我我我在帮方锐串台词呢哈哈哈。”

方锐:……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这台词。

0802

【叶蓝】反正他也不知道

*BE
*切勿代入正常世界的常识
*小剧场的小片段
*欢迎食用

————————————————————

抓住云端的彩虹
总在将要触碰时消散
                                     ——《虹之间》



Ⅰ、
蓝河最近爱上了玩手机。

我们的小蓝队长是h市刑警大队十队队长,负责严打此地的黑帮混混,是局子里人人见他都喊一声“许哥”的威风人物。

每当他干练利落的办完事,押着那些横行恶霸的不良回去后,这位队长便会缩在角落里,满脸温柔的看着手机:

“哇,好累,终于下班啦⊙▽⊙!”

触碰屏幕的指尖还沾着血的腥气。

反正他也不知道。

Ⅱ、
君莫笑最近爱上了玩手机。

我们的莫笑同志是h市黑帮头头。每当他冷冷地看着帮里人把那些违反帮规的人生生折断手指的时候,一条私信却能让他笑出声来。

他回复:“媳妇辛苦了,要早点休息哦。”

面前跪着的人的哀求嚎哭被吞没在废仓库里。

反正他也不知道。

Ⅲ、
许博远是知道叶修的。

他最近接到一件比较棘手的案子,说是h市有一个大型黑帮最近露了马脚。但由于其势力过于庞大,没有人敢接手,许博远接了下来。

那个黑帮的头头,就叫叶修。

许博远知道这件案子的重要性,但他不知道自己此去是死是活,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说你也在h市,不如我们见个面吧o>_

“好啊。”对方回答。

许博远心里有点高兴,他暗自猜想着对方会是怎样的一个人,也许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青年,也许是一个事业有成的某圈大佬,又也许只是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甚至于是一个女扮男生的洛丽塔。

无论如何,他要见他一面。

可就在他在想要去什么地方的时候,却被通知——黑帮主窝被找到,任务提前。

他有些遗憾,扯谎道:“我这几天要出差呢,不如等我回来?”

反正他也不知道。

Ⅳ、
叶修是知道许博远的。

他的一切,他都知道。

所以当许博远闯入那老旧仓库时,帮会已经转移了。只有叶修一个人坐在里面,玩着手机。

“里面的人乖乖出来吧,你们已被警方锁定了!”许博远喊。

叶修轻轻笑了笑,打量着面前二十来岁的青年,将烟头按息在自己的腿上,生生把几百万的昂贵西服按出个洞来。他温声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我的小蓝河,很高兴遇到你。

在我最后的时光里。

“破坏H市的和平,你大错特错!”许博远心里有点奇怪,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但他依旧例行公事一般的喊:“我知道你有同伙,说!他们在哪!”

“哦?是吗?”叶修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玩着一把刀,一步步向许博远走去。

许博远用枪指着叶修。

“不要过来,否则我开枪了!”

叶修脚步一顿,露出了晦涩不明的笑容。

再靠近他一点点吧。

反正他也不知道。

Ⅴ、
“乒——”

叶修应声倒下去,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任务结束。

许博远心里堵得慌,一种即将窒息的感觉让他快步走出仓库,通知人来拉。

许博远有点迷茫地站在街心,过了许久,他掏出手机,发了一条:

“出差提早结束了耶!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手抖得厉害。

反正他也不知道。

Ⅵ、
月亮抖落满地的星光,密封仓库却漆黑一片。

局里其他人还没赶到。

趋近冰凉的尸体边,有一个东西闪着微光——那是一部手机。

若此时许博远进来,一定会大吃一惊。

或许是因为手机主人所有的通讯工具都只有一个联系人,备注:蓝河。

或许是因为那条还未发送的短信:“没关系,我等你。”

反正他也不知道。

Ⅶ、
“嘟嘟嘟”手机低电量提醒。

过了一会儿,灯光暗淡下来。又过了一会儿,黑了,自动关机。

反正他也不知道。

他再也不会知道了。

想要把绚烂 紧紧握在手中
忽然发现 你已不见
                                   ——《虹之间》

——————————————————————
雷不雷?虐不虐?难吃不难吃?
嘿嘿嘿突然记个脑洞,没有推敲词句。
就像小剧场的小片段一样的。

感谢食用♡

07/29